快捷搜索:

今日又算是发挥超常所以这确实还是没能建功

  等众人又聊了小半个时辰,马超便给他们打发走了,唯独是留下了郭嘉,显然马超是有话对他说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离开后,马超对郭嘉一笑,说道:“奉孝,今日福达不在这儿,也不用你说他什么,我就是想问问你,看看文伟其人如何?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,是心里暗笑,心说费祎怎么样儿,主公你还能不知道吗?在我看来,这你这么为我,这你是没什么事儿可做了。也是,如今对零阳,只能是强攻一途,然后就是等着刘玄德的援军,其他的,可也真是没有什么了。
 
    以后随着深入敌军的地盘,还会碰到更强劲的敌人,比如说曹孟德兖州军、孙伯符江东军,这可都是劲敌啊。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陆伯言用计把曹孟德他们都给支走了的话,这自己也是,是不可能夺回江夏所有失地的。毕竟无论是兖州军还是江东军乃至刘玄德的汉军,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废物,这个郭嘉确实是很清楚。
 
    “主公,嘉觉得文伟确实是人才,看起人也许在行军谋略上要差些,可脑子转得却不慢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见到说了一下自己如何看费祎之才,郭嘉不住点头,他是相信自己主公。不说是无条件相信,可也差不多少了。
 
    最后郭嘉也一样儿。被马超给打发走了,没什么说的。自然还不如自己休息来得更好。马超虽说睡觉睡不实,但是闭目养神什么的,他倒是经常做。白天的时候,就是这样儿,晚上的时候,睡不实,但是半睡不醒,也算是凑合吧。不过因为有白天的休息,所以马超的精神。几乎从来也都算不错。如果精神状态不好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发生大事儿了。
 
    是他也不可能不在乎的大事儿,也许会让他失眠,让他辗转反侧,这都不是没可能的。
 
    郭嘉走了,马超自言自语道:“希望明日的战事,能有所建树吧。文聘,有点儿能耐。呵呵!”
 
    虽说文聘不是什么大才,但马超也承认其人有些本事,这是肯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文聘看到马超他们离开后,他也才敢离开。不过心里是给马超众人骂得不行。在他看来,有什么紧要的事儿非要在战场上商量的?难不成真是要再进攻一次零阳?
 
    所以之前他紧张了一下,这也未可厚非。但是看到马超带兵真回大营了之后。文聘也算是松了口气,毕竟他确实不想今日再战了。不是他太累。而是他确实也不太喜欢打仗,这个说起来倒是和马超有些相似的地方。
 
    并非所有武将都喜欢征战。那不可能,就像那话说的一样“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”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崔安那杀神,他就喜欢打仗,而马超,他显然就不喜欢。有文聘这样儿的,也有崔安那样儿的,这都算是很正常的了。
 
    文聘也回去休息了,说起来他身体倒不是那么累,可这心,确实是疲惫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日之后,马岱再次带兵进攻零阳,这次不是试探性进攻了,文聘也感到了和昨日不一样儿的压力。但是对他这久经沙场的武将来说,还真是不算什么。别说马超这儿凉州军还没有那么多,就算是有个几十万,文聘也不过就是在心里会想不少,但是还依旧会面不改色的,这有什么的,文聘不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,这是肯定的。
 
    就说当初刘表,整个荆州军,其实就不下二十万人,要加上那些郡国兵的话,那可就更多了。但是刘表这人,年纪大了,就只能守成。也就占着荆州这一亩三分地儿,做他的土皇帝。
 
    当然了,刘表要是年轻个二十岁,他也不至于让蔡瑁蔡氏掌控着荆州一半权力。怎么说他要是再倒退了二十年,哪怕蔡氏在荆州势力不小,可刘表肯定能掌控荆州大权的,至少他能掌握个八/九成,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 别看他就一个人来荆州的,可越是这么一个人,就代表着他没有什么牵挂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要不是因为刘表年纪大,还真是不能小看了。可他刘表刘景升,就属于那年纪越大,胆子越小的那种。如果换成董卓的话,年纪越大,他是什么都越敢去做。确实,当年董卓进雒阳的时候,那都五六十岁了,可董卓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,这不是刘表能比的。
 
    文聘带着人马抵御马岱的进攻,他心说,就算你马岱尽全力,今日也破不得我零阳城!此时文聘对着士卒大喊,给己方士卒鼓励,用以提高士气。
 
    不过虽说汉军士卒还算是可以,但是说实话,他们面对城下好几万凉州军的,要是他们不害怕,那都是假话。可事情已经都这样儿了,如今也只能是硬着头皮防御,要不然的话,你不尽力,那么后果就可能直接身死,被人杀了,要不也是受伤。
 
    所以在如今己方还算是占优的情况下,还是多杀几个凉州军狗更好。所谓是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士卒害怕归害怕,可即便如此,他么依旧是顽强地抵挡住了凉州军第二日的全力进攻,这可以说是挺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看着己方士卒的表现,文聘觉得挺好,可不是吗,能有如此的表现,算是出乎自己所料了。如今他也没指望着自己就能一直这么守着零阳,能逼退马超,这个在他看来,几乎是不可能。
 
    但是他却也想过,自己主公所派援军,到底是什么时候能到,自己可就指望着他们呢。
 
    这如今是这么个情况,但是等到援军来了,自己相信,肯定不会这样儿,至少多少都能减轻自己肩上的一些压力,
 
    马岱在攻击的时候这么一看如今的情况,他心说了,这自己还就不相信了,今日虽说对方比昨日抵抗的还要激烈,但是自己就不相信,己方攻不上去?所以他也是对着己方士卒大喊,然凉州军士卒登上城头,和敌军一战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马岱的想法是好的,可结果却是不如人意。是,这凉州军确实是厉害,但是面对着在城头进攻激烈抵抗着的汉军,他们此时此刻,确实也没有什么建树。刚要登上城头,就被人给打落下来,然后再登上云梯车,却也是被人家的滚木檑石给砸下,也有不少被热油泼到,这都不算少数了。
 
    马岱心有不甘,大喊道:“弟兄们上啊,拿下零阳城,冲啊!”
 
    马岱的话不是没有效果,但是人家汉军占据着城池的优势,而且今日又算是发挥超常,所以这确实,还是没能建功。
 
    郭嘉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还是鸣金吧。敌军地利优势,而且如今又据人和,今日我军不会有何建树了!”
 
    郭嘉对这些东西,算是看得很清楚吧。说起来这打仗还是要靠天时地利人和,而郭嘉看出来,今日己方根本什么都不占,那只能是先退兵了。
 
    ...
 
 
第四九九章 汉军援军到零阳
 
    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dd”并加关注,给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更多支持!
 
    天时不用多说,地利人家占据着城池,所以自然是在人家那儿。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至于说人和,郭嘉认为己方士卒这儿也算是尽力了,但是今日再看人家,都像疯了似的,所以确实是比不上,所以只能是暂避其锋,如此才行。
 
    和疯子打仗,你就别想好了,反正最后吃大亏的肯定不会是人家。所以郭嘉这时候是忙劝自己主公,是时候收兵了,要不然的话,己方也只能是伤亡更多。
 
    说完,郭嘉还给马超战马另一侧的费祎暗中使了个眼色,那意思文伟你也得说两句啊。费祎看到郭嘉的表情,他是会意了。
 
    于是还没等马超说话,郭嘉这边儿刚说完,费祎就说话了,“主公,属下认为奉孝先生之言甚是,如今我军不占优,也只能是暂退了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哭笑了一下,说道:“两位所说不错,我看也只能如此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完,便吩咐士卒鸣金了,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撤退,马岱带兵回归本队,见到自己主公,之前也来不及擦汗,他直接说道:“主公,这今日汉军都疯了。这属下攻城不利!”
 
    虽说马岱想给自己找更多的借口,但是暂退就是败了。这什么都不用说。你不能说人家表现太好,这己方表现不好。所以就败了,那说了和没说,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。但是对于汉军士卒,马岱还是忍不住牢骚了两句,如果说对方都是这么个状态的话,估计己方半个月,也攻不下来这个零阳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但是好在这样儿的状态,不可能每次都是如此。所以众人也都明白,今日他们如此,那么明日呢,还会如此吗?就算是明日也这样儿,可后日呢?后日之后还有大后日,然后还有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对马岱说道:“此时不在伯瞻,咱们回营说话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看到今日马超他们离开倒是挺快,文聘也在看到他们回营后下了城头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他确实是不喜欢在这城头上待着,要说他看到凉州军众人。他就别扭。这个也难怪,本来他对凉州军印象就不好,所以还能指望着他看到对方有什么高兴的地方?
 
    在马超的中军大帐,他自然是没说马岱什么。他也知道,这不怪他。说起来自己也不知道,这汉军今日表现超常。也算是出乎了自己和众人预料了。当中人还在聊着的时候,探马来报。马超一看到己方探马,他就知道。这是出了情况了,会不会是刘备的援军来了,这八成就是啊。
 
    果然,就听探马说道:“报主公,三十里外发现汉军踪迹!看样儿约看咱们整日攻城实在太过无趣,这不让刘玄德派来了援军,看样儿,我们却是要与他们大战了!只是不知各位觉得如何啊?”
 
    众人闻言是微微一笑,没想到这个时候了,自己主公还有心事说笑。当然了,他们也都没有什么紧张的地方,如果真算起来,这来援军了,还倒是他们想要看到的。也确实和自己主公所说差不多,这每日都去进攻零阳,他们其实也觉得没意思。所以来了一队人马,也算是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解解闷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众人这心里,其实还是赞成自己主公的话的。哪怕都知道,自己主公算是半玩笑的话了,可是他们却也都明白,自己这半玩笑话中,还有真话在里呢。
 
    第一次说话的就是崔安,“主公,给俺一支人马,俺定打得那援军落花流水!”
 
    崔安算是“天不怕,地不怕”的主儿了,所以别说是近万,就算是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来,也不会让他觉得如何,只能更加让他兴奋,如此而已。所以这几万人,在他看来,还不够塞牙缝的呢,当然了,崔安不可能一个人去屠了近万人,但是要真是让他大杀四方的话,那么几百上千,甚至几千,也许都不在话下啊。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“福达稍安勿躁,如今对方什么情况,咱们还没有摸清,所以切记,不可轻举妄动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俺明白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完,崔安就不再说了,马超的话,还是很有力度的。至少在这个场合下,那确实是如此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